檸檬蘇打水

【環壯】壯壯生日賀文

5/28 壯壯生賀


*CP 四葉環x逢坂壯五
*二階堂大和、八乙女樂正直純友誼!
*跟生日完全沾不上關係!!_(:з」∠)_

在一個晴空萬里風和日麗的好天氣,睽違3個月終於拿到休假、本來要很高興的愛娜娜全員卻陷入了沈重的氛圍。

正確來說是年長組陷入了沈重的氛圍。

再更正確來說是逢坂壯五陷入了沈重的氛圍。

看著桌上那張“耽美企劃——宇宙第一初戀”、“主演:四葉環x逢坂壯五”等等大字宣傳單,逢坂壯五只覺得胃似乎又開了個洞。

「所以⋯⋯呃、這是指要環跟壯五去演、那、那個嗎?」率先打破沈默的是和泉三月,不能怪他實在是講不出耽美那兩個字啊!

活了21年連女孩子的手都沒有牽過的和泉三月只覺得他受到了嚴重的“單身狗死亡吧!”光束的攻擊。

「看起來是這樣沒錯⋯⋯。」

然後愛娜娜又再次陷入了謎之沈重氣氛。

做為一群身心健康的善良正直、比電線桿還要筆直的好青年,他們實在是無法理解為什麼經紀人會一臉興奮的拿著這張企劃案出現,並且附贈一句:「我跟萬里還有社長都很期待喔!」

大神萬里你竟然是這樣的大神萬里!休想我們以後再找你喝酒!

事務所盯著企劃案露出謎之笑容的大神萬里打了個噴嚏。

然而世界上總是有這麼個例外。

「不就是我跟小壯主演電視劇而已嗎?之前也不是沒有過,大家怎麼這表情?」四葉環一如既往地吃著他的國王布丁,歪著頭不解地看著一臉世界末日的眾人。

「⋯⋯環啊,來來來,讓哥哥告訴你。」再看到自己的名字以及八乙女樂的名字也出現在演員名單以後,二階堂大和覺得,這種純潔到不行的善良生物(四葉環)簡直是世界的亂源沒有之一!

這孩子的人生除了國王布丁還是國王布丁,好像只要有國王布丁人生就可以毫無慾望!他都要懷疑四葉環是披著高中生皮的幼稚園孩童!

這樣不行,作為愛娜娜的隊長,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他!二階堂大和決定要犧牲自己、消滅這世界的亂源!

看著四葉環疑惑的眼神,二階堂大和繼續說:

「這個企劃可不是像之前的電視劇啊,看到這兩個大字了沒?知道這代表什麼嗎?代表你跟壯要演的是情侶,代表你們兩個首先要先嗶——然後再嗶——最後又嗶——回來再嗶——回去,然後必須從頭嗶——到尾⋯⋯。」

看著四葉環越來越紅的臉蛋,二階堂大和露出了即將勝利的笑容。

最後他補上了一句「環要對壯溫柔點啊,弄痛他的話他可是會哭的喔。」

滿意的看到臉紅到耳根的四葉環以及石化掉的另一位當事人逢坂壯五,二階堂大和決定,他不當偶像以後絕對要去保衛世界和平。

然後下一秒他就被和泉三月以「不要亂教小孩啊你這個猥瑣的色大叔!」的理由,踹到一旁的牆角去了。

二階堂大和的保衛世界和平的夢想,只持續五分鐘。

「那個、環君,其實如果不想拍的話,我們可以再去拜託經紀人推掉的?」逢坂壯五作為一個經歷過大風大浪的成年人,他承認他一開始看到企劃之後確實是感到胃痛,不過並不是因為要拍這種類型的電視劇,而是因為——

跟他演對手戲的,他的搭檔,還只是個未成年的孩子!!

他怎麼忍心讓一個滿腦子只有國王布丁的未成年孩子跟他拍這種電視劇!

看著一言不發好像在思考著什麼的四葉環,逢坂壯五決定再說點什麼,但是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一直沈默著的四葉環像是經歷了什麼重大決定的開口了:

「我、會好好學習的!絕對不會弄痛小壯的!」

於是逢坂壯五花了四秒鐘消化四葉環的這句話,再花了五秒鐘將在牆角裝死的二階堂大和踹到門口去。

三天後,攝影棚——

「那麼在要開始拍攝之前,我們先來嘗試些東西!」導演站在前面指揮著。

「八乙女,你可別扯後腿啊!」

「蛤?這句話是我要說的吧?」

「小壯!我已經好好學習了你不用擔心!」

「很、很可靠呢環君⋯⋯。」

導演默默看著眼前的四人,在心裡幫自己按了一百個讚!他真是有眼光啊!

然而導演不知道的是,他在五分鐘以後重新回想起來只想打死現在的自己。

「環!牽、牽手而已,別把壯五公主抱啊!放下那個壯五!不!不不不不不!還沒!先別親上去啊!等等!脖子!脖子啊吻痕!來人快把那頭野狼從壯五身上拉開!」

是哪個混蛋跟他說四葉環是個純情的未成年高中生啊!站出來導演讓他當!

「呃、二階堂跟八乙女這邊的話可以再靠近一點⋯⋯呃、再近一點,再更近一點!好、然後牽起對方的手、我是要你們牽手不是要你們幹架啊喂!有哪對情侶會想你們這樣用嫌棄的臉看著對方!說好的專業呢!啊啊啊啊!住手啊那台攝影機很貴的!放下那個器材!來人啊保全!!」

導演好累,導演選擇死亡。

於是在愛娜娜及偷哩嘎眾人合力的規勸勸導以及開導之下,導演才覺得似乎還有一道曙光可以相信。

然後在花了4582萬的修理器材費用(當然是兩方的事務所自行吸收)以後,電視劇的攝影才得以繼續。

「好了,等一下就照這樣子演,還有什麼問題嗎?」

「有!」四葉環積極的舉起手。

然而導演只有不詳的預感,現在宣布換導演還來得及嗎?

「哈哈,環有什麼問題嗎?」身為專業的導演,是不會被這種小事打倒的!有什麼問題就說吧!他今天心臟藥可是準備了一箱呢!

「導演不是說,我跟小壯演情侶嗎?這個,哪裡有情侶的動作?」

在陷入了謎之沈默之後,導演決定將求救光線投射到逢坂壯五身上。

然而在看到逢坂壯五同樣也是一臉疑惑,並且露出無害的笑容說「我也不是很明白哪裡有情侶的動作呢⋯⋯。」

媽媽,帶我到天國去吧。

勾手、擁抱、摸頭、安慰哭的對方、幫對方擦眼淚、在壞人出現的時候奮不顧身擋在他面前、晚上到對方房間睡、準備便當、親額頭、親臉頰、壁咚、從早到晚傳訊息⋯⋯就差沒有接吻上床了還有哪一點不像情侶啊你們說!

沒看到旁邊那兩個年長組的光是聽到摸頭就想跑到廁所吐了嗎!

其實你們才是真正的黃爆組吧Mezzo”!

看到導演似乎陷入了思想鬥爭,逢坂壯五也不好意思再說些什麼,然而這時候四葉環卻說出了將會在明天轟動個大報社的話——

「這些事情我跟小壯幾乎都做過了啊⋯⋯。」

導演,享年45歲。

經過了一個月的洗滌,更正確來說是荼毒,我們親愛的導演表示,他早已不是當初那個玻璃心碎光光的小渣渣了!他已經是個可以讀當一面、一臉冷漠的接受閃光彈的大單身狗了!

例如現在——

「小壯,會不會口渴?喝水?」

「謝謝你環君,我正好渴了呢。」

「小壯,我今天可不可以⋯⋯」

「呼呼,看在環君今天表現的那麼好的份上,晚上就讓你吃吧。」

「太好了!小壯我最愛你啦!」

不,不要誤會,他們什麼猥瑣骯髒的關係都不是,他們只是在問能不能吃國王布丁而已啊!

導演式冷漠jpg.

八乙女式不明所以jpg.

二階堂式我什麼都不知道jpg.

「好!卡!大家今天表現的都很好,今天下午就可以拍最後一幕了!」

最後一幕是由二階堂大和所飾演的“雷”與八乙女樂所飾演的“雨”雖然在最後關頭成功的逃出,但是“雨”卻因為傷勢太重而導致雙眼失明,最後和“雷”從此下落不明,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哪裡做了什麼,甚至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否還活著。

而四葉環所飾演的“凜”則為了保護了逢坂壯五所飾演的“雪”,慘死在“雪”的眼前,而“雪”也因為“凜”的慘死而發瘋。

沒錯,這是個BE結局,還是個狗血的BE結局,不要問我為什麼,導演不爽看他們恩愛更改結局不行嗎!

「等一下環就是直接俯在躺倒在地上的壯五身上,記得中槍之後就直接將口中的血袋咬破,然後把血咳在壯五臉上⋯⋯之後就看你們自由發揮了!」

還有自由發揮這東西!?這什麼導演啊我去!

「小壯?怎麼了?胃又不舒服了嗎?」看著逢坂壯五臉色蒼白地盯著劇本發呆,四葉環連忙上前關心自己搭檔是不是又身體不舒服了。

「環君⋯⋯我沒有身體不舒服哦,只是想到雖然是演戲,可是要親眼看到環君在我面前倒下,還是會覺得有點害怕而已。」

從看到劇本的那刻起,逢坂壯五就不斷的告訴自己這只是演戲,戲結束之後四葉環還是會想個沒事的孩子一樣在他面前露出笑容。

他真的沒有辦法去想像四葉環在他面前受到任何一點傷害,還記得之前事務所被闖空門,當對方拿著手電筒朝著他揮過來時,那個孩子竟然二話不說的直接擋在他面前。

一想到四葉環可能會受傷,逢坂壯五的身體就克制不住地顫抖。

他第一次感到害怕,他害怕失去眼前這個人。

「只是演戲而已,小壯不用怕。」聽到這裡的四葉環就知道他這個搭檔一定又再想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雖然他很笨,沒辦法完全理解逢坂壯五的想法,但是自從上次逢坂壯五因為他而昏倒送醫時,他就告訴自己:

“不能再給小壯添麻煩,要做個乖孩子。”

是愛情嗎?他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他想保護眼前這個瘦弱的搭檔。

「嗯,我知道的環君!謝謝你。」

然而當正式開拍時,看著四葉環為了保護他,受到了各種攻擊,更甚至在最後俯身在他身上,而他眼前只看得到那些鮮血時,逢坂壯五的腦袋是一片空白的。

他聽到四葉環艱難的唸著台詞,他看到那個總是充滿朝氣跟他說想吃國王布丁的孩子,正在努力的支撐著好讓自己不倒在他身上⋯⋯

他知道這是演戲⋯⋯他真的知道嗎?

『雪⋯⋯別哭⋯⋯』逢坂壯五感受到四葉環冰冷的手顫抖的撫摸他的臉。

他記得劇本裡並沒有要他哭的片段,竟然這樣他為什麼哭?

像是尊於本能一般,逢坂壯五將手覆蓋在四葉環摸著他的臉的那隻手上。

『不要、凜、求你⋯⋯』求你不要離開我。

旁邊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專心的看著兩人如何呈現出“凜”跟“雪”的愛情。

『沒事的⋯⋯咳、』四葉環痛苦的閉上眼。

『求你,求你了好嗎?』

『別哭、雪,我愛你。』四葉環慢慢的靠近逢坂壯五,當所有人都以為他會親吻對方時,他只是在逢坂壯五耳邊說了些什麼。

然後,逢坂壯五的眼淚停止了。

“凜”與“雪”的時間也停止了。

四葉環最後所說的話是——

『別哭、小壯,我愛你,不是演戲。』



後記

自從那場戲之後,逢坂壯五晚上時常做惡夢,於是四葉環一本正經的跟愛娜娜眾人說著「小壯有我就不會做惡夢了。」之後便又一本正經的幾乎每晚都賴在逢坂壯五的房間不走。

而目睹全程以及半夜起來上廁所聽到了謎之聲音的愛娜娜眾人表示他們什麼都不知道。

至於因為那部戲而聲勢大漲的幾乎成為推特熱搜的Mezzo”CP粉,以及因為這些CP粉,平均一天收到45封信要求拍續集HE凜雪不然等著收刀片吧!的導演只想表示:媽的死gay!

真完

【環壯】環環生日賀文

4/1 環環生日賀文

*這是廢文。
*還是個ooc的廢文。
*跟愚人節毫無關係的生賀
*不要打我_(:з」∠)_

Cp 四葉環x逢坂壯五

今天是四葉環的生日。

本來應該沈浸在過生日氣氛的愛娜娜,卻顯得有點⋯⋯詭異?

倒不是說他們不知道要怎麼幫人慶祝生日,不如說是幫四葉環這樣單細胞的天然孩子慶祝生日反而是最簡單的。

蛋糕+國王布丁可以搞定一切!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啦⋯⋯。
愛娜娜全員看著眼前這個被逢坂壯五抱著的二頭身、肥嘟嘟的、吸著奶嘴的、讓人想咬一口的小生物。

嗯,不要懷疑,他就是四葉環。

於是愛娜娜成員依舊開始懷疑起人生。

逢坂壯五作為四葉環的戀人,秉持著所有的事情都要提前五分鐘行動的理念,他第一次覺得這事情就算提前個五天行動他也不知道要怎麼解決。

本來昨天晚上跟著自家環君在床上做完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然後又在心裡咒罵自己怎麼又對未成年出手的小可愛逢坂壯五,在聽到自家更可愛的戀人說「明天我就成年了,小壯不是犯罪者。」

再說出手的可是我⋯⋯。——切開來大概有一半是黑的四葉環在心裡想著。

聽到犯罪者三個字,逢坂壯五還是不可避免的抖了一下,雖然說四葉環明天就成年了沒錯,但在他的眼裡,四葉環依舊是那個吃著國王布丁,常常對他發脾氣的大孩子,腦子裡不禁想像了一下四葉環小時候的樣子⋯⋯。

果然很可愛呢。逢坂壯五輕笑一聲,然後就在戀人溫暖的懷抱中沈沈睡去。

只不過,逢坂壯五簡直是做夢也想不到,一覺醒來就看到了一個名為四葉環的小生物在他的肚子上翻滾著。

回憶結束。

「⋯⋯所以,壯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二階堂大和,作為愛娜娜年紀最大的大叔⋯⋯咳!大哥哥兼放任主義隊長,看著眼前這個不斷用閃亮亮視線看著他⋯⋯手上的布丁的謎之生物四葉環,他覺得他再過個幾個小時,白頭髮可能會比八乙女樂還要多。

正在跟偷哩嘎成員們趕過來的八乙女樂打了一個噴嚏。

「一早起來就這樣了⋯⋯。」逢坂壯五無奈的看著眼前這個玩著自己手指的小傢伙,很顯然的四葉環完全沒有現在的記憶,但是該慶幸的是,至少他還是很黏著自己⋯⋯。

更讓人驚訝的是,變小的四葉環竟然完全不哭不鬧不耍脾氣,簡直是小朋友之中的好典範有沒有!

逢坂壯五突然感動了一下。

然後他就感受到了來自和泉一織炙熱的視線。

身為完美高中生的和泉一織,他其實有個廣為人知的小秘密,那就是他非常喜歡可愛的人事物。所以當他看到逢坂壯五從房間裡抱出那個腿短短、手短短、身體也短短,還用他那胖嘟嘟的臉頰吸著奶嘴的四葉環之後⋯⋯他的內心充滿波動,只是依舊面無表情。

於是當逢坂壯五看透了一切,並且好心的說出「大家也要抱抱環君嗎?」之後,愛娜娜全體成員直接沈浸在玩小孩之中。

然後過了三十分鐘,偷哩嘎上線了。

「這、這是⋯⋯!?」拿著生日蛋糕,看到了眼前的景象,不小心手滑直接讓蛋糕往地板去的十龍之介。

「龍,小心一點!」眼疾手快地接住差點跟地板親密接觸的蛋糕。這是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臨危不亂的九條天。

「⋯⋯逢坂,你、你跟四葉、連小孩都生了嗎!?」這不用說也知道是智商掉線的八乙女樂。

活了22年依舊是個可憐小處男、空有『最想擁抱的男人第一名』稱號的八乙女樂覺得他受到了極大的衝擊。

我連初吻都還沒獻出去,你們卻連孩子都有了!?——來自腦洞大開的八乙女樂。

「不、不是的!這⋯⋯」被點到名的逢坂壯五覺得自己躺著也中槍,先不說兩個大男人的怎麼生出小孩這個問題,到底為什麼會覺得是他跟環君生的啊!?

我跟環君有表現的那麼明顯嗎⋯⋯?——來自一天到晚都在跟四葉環放閃欺壓單身狗,還不自覺的逢坂壯五。

「八乙女,撿起你的智商啊,這小不點怎麼看都是本人吧?」二階堂大和無奈的扶額,差點覺得他跟八乙女樂要不是冤家路窄就是真的心有靈犀,連想法都一樣是怎樣⋯⋯。

難道說年紀大了智商都會下降嗎?

「所以,是怎麼回事?」九條天作為最不會受到小孩子誘惑的冷血天使⋯⋯呸!正常人,提出了偷哩嘎成員的疑問。

然後在聽著愛娜娜成員解釋的十五分鐘以內,偷哩嘎眾人也淪陷了。

「也就是說⋯⋯一早起來就這樣了?」八乙女樂玩著眼前的小生物,他完全不敢相信這萌物竟然會是那個自我中心的四葉環。

不哭不鬧不吵不發脾氣,可供賞可玩耍⋯⋯

「竟然是今天早上變成這樣的,也許明天早上就會變回去了。」九條天伸出手指戳著四葉環胖嘟嘟的臉頰。

雖然他對小孩子並不是那麼感興趣,但作為偷哩嘎裡身高最矮⋯⋯咳!最不突出的人,他覺得俯視一個曾經比他高的人感覺也挺不錯。

「不過⋯⋯你們不覺得環都不笑嗎?」十龍之介擔憂地看著眼前的小孩子,雖然是很乖沒錯,但作為一個小孩子會不會有點不太正常?

此話一出,大家都陷入了短暫的沈默。

「確實整個早上都沒看過環笑呢⋯⋯壯五さん有看到嗎?」

「四葉さん雖然本來就不常笑,但是畢竟現在是小孩子,會不會是發生了什麼事?」

「oh—!環,smile!」

「怎麼樣?壯五有印象今天環有笑過嗎?」

「確實、今天一早起來環就是這樣了,不僅沒有笑容,也沒有講過半句話,就算我跟他搭話他也只是看著我,摸摸我的臉而已⋯⋯。」逢坂壯五露出擔心的神情,他知道四葉環的孩童時代並不是那麼的美好,會不會是這個階段的環發生過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

所以才會像現在這樣⋯⋯。

「環君。」逢坂壯五蹲下來與四葉環平視「環君還記得我的名字嗎?我是壯五哦。今天是環君的生日哦,你看、大家都來幫你慶祝了,環君有什麼想要的禮物嗎?」他露出往常溫柔的笑容,摸了摸四葉環的頭。

然後,他就看到四葉環緩緩吐掉奶嘴,雖然依舊是沒有表情,但可以看到他努力的伸出兩隻小短手,用著稚嫩的奶音開口說「壯壯、抱、抱抱。」

一擊萌殺全場。

逢坂壯五倒地,享年20歲。

「總、總之我們先吃蛋糕吧!來、環君,啊——」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的逢坂壯五,抱著自家小可愛戀人,開始喂他吃起蛋糕。

「啊唔。」四葉環聽話的張開嘴。

光是看到四葉環胖嘟嘟的臉頰吃著蛋糕的樣子,逢坂壯五就覺得心臟有萬千頭小鹿奔騰。

不行!忍住啊逢坂壯五!平常就已經是犯罪者了,要是連對小小環君都吃下去(?)的話,不僅是犯罪者根本就只是一個有戀童僻的變態了!!一定要忍住啊!

「壯壯。」四葉環突然抬頭盯著逢坂壯五的臉看。

「嗯?怎麼了環君?想吃其他東西嗎?還是想喝什麼?」

「壯壯、也吃。」肥肥的小短手拿過逢坂壯五手上的湯匙,賣力的挖了一小口。

「⋯⋯好。」啊啊啊啊啊啊!這個環君真的太可愛了救命啊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生物!平常就已經夠可愛了現在簡直!

「壯壯、奶、奶油。」四葉環掙扎著湊到逢坂壯五嘴邊,然後在對方毫無防備之下,當著眾單身狗的面前,舔掉他嘴邊的奶油。

最後還補上了一句「壯壯,甜的。」然後露出了一個今天大家都意想不到的害羞(?)的笑容。

於是逢坂壯五再次倒地,這次大概是爬不起來了。

至於其他人?看到旁邊那幾個裝置藝術了嗎?他們在那裡。

晚上。

逢坂壯五躺在床上,撐著頭看著已經被自己哄睡著的四葉環,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臉頰,然後他也感受到四葉環蹭了蹭他的手,還伸出自己的小短手緊抓著自己的手指不放。

到底是一個多沒有安全感的孩子⋯⋯。

逢坂壯五心疼地看著四葉環,他知道這孩子從小就發生了很多事情,雖然自己的童年也不是那麼美好,但是他明白,四葉環所經歷的絕對是遠遠超過他的想像。

逢坂壯五想保護他,所以不自覺的放任這個任性的大孩子,但是他不想讓別人認為四葉環是一個缺乏管教的孩子,所以也不自覺的對他嚴格了起來⋯⋯。

沒想到最後卻被他給拯救了呢。作曲的事情也好、家裡的事情也好⋯⋯四葉環總是在他的身邊陪伴、鼓勵著他。

但是他卻不知道能夠為眼前的孩子做些什麼。

「很辛苦吧環君?沒事的,我會陪著你的。」逢坂壯五露出堅定的眼神。

「生日快樂,環君。」在四葉環額頭上落下一吻後沈沈睡去。

感受到逢坂壯五平穩的呼吸,本來應該睡著的小生物四葉環睜開眼睛,露出了一個得逞的笑容。

「謝謝你,小壯。」四葉環輕輕的在逢坂壯五唇上落下一吻。

清晨,當逢坂壯五醒來看到恢復原狀全身赤裸的四葉環緊緊抱著他,之後被壓在床上大戰三百回合的事都是後話了。

果然四葉環切開來是全黑的呢。




【凜泉】吃醋(上)

·非常難吃的梗、甚入(x
·下篇可能有車、有人看的話再說_(:з」∠)_
·嚴重OOC 不要打我
·大量帶零大玩耍

(上)

「瀨名君在嗎?」

午休時間,本來也應該像其他班級一樣充滿談話聲的三年A班,因為外頭的人而陷入了沈默的狀態。

「找我?」瀨名泉從位置上站了起來,看著同班同學個個一臉好奇,尤其是那個專職搞事一萬年的天祥院英智,拿著筆記本彷彿要把他盯出個洞似的,就讓他覺得超~煩人啊。

不過也不能怪他們這麼好奇了,畢竟連瀨名泉自己都覺得納悶,他可不記得什麼時候跟“這個人”有交情了?

「呼呼,吾輩有話想跟瀨名君說,可以借用一些時間嗎?」沒錯,這個自稱是吾輩,一副看破風塵世俗的老爺爺,可不是他的戀人朔間凜月,而且他的戀人的哥哥——朔間零。

印象中他應該是不知道自己跟朔間凜月交往的事情、不過⋯⋯。

瀨名泉警惕的看著眼前的人。

「喔呀,不要露出這麼可怕的表情嘛~」朔間零血紅色的雙瞳緊盯著瀨名泉,那一臉把別人都當成自己孫子的欠扁模樣,簡直跟朔間凜月一模一樣。

真是、超~讓人火大。——瀨名泉不由得這麼想著。

「吾輩只是想跟瀨名君做點交流、關於『哥·哥·們』的交流。」特意強調了“哥哥們”這幾個字,目的就是為了引起眼前的人的興趣。

而確實,剛才還一臉警惕的瀨名泉的表情有了動搖。先不說這個時間本來應該在棺材睡覺的老爺爺為什麼會莫名其妙來找他、又莫名其妙的說要做什麼交流,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這個朔間零也是個確確實實的弟控。

其他人對於每次他說起遊君這個可愛的“弟弟”的時候,總是一副關愛癡漢的眼神⋯⋯超~煩人啊!他可不是什麼癡漢,他可是哥哥啊!為什麼大家都不能理解弟弟的好!?

不過、也許這傢伙能理解?

「哼~要交流也不是不行⋯⋯」先不管眼前這個笑的一臉混蛋的吸血鬼廢老頭有什麼目的好了,好歹他也是自己戀人的哥哥,稍微跟他打好關係也不是不可以。

然而當一個星期以後瀨名泉被朔間凜月狠狠壓在床上翻來再覆去時,他絕對會很想回來打死今天做了這個決定的自己。

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吼吼,那真是太好了。瀨名君下午也沒課了吧?不如現在就到吾輩的地方去吧?」於是朔間零就在A班眾目睽睽的注視下,拉起瀨名泉的手開心的走了。

「喂,等等!朔間你別拉啊!」

不聽人說話這點兩兄弟還真是一模一樣!

三小時後,輕音部——

「沒錯沒錯,弟弟就是這麼可愛的存在啊!你很懂嘛朔間!」

「呼呼,畢竟吾輩也是有可愛的弟弟凜月呢。」

本來還在懷疑朔間零到底要搞什麼事的瀨名泉,在這短短的三小時以內,就被所謂的“好哥哥才懂得弟弟的可愛之處”這個無聊又沒營養、咳!這個非常具有重大意義的話題給帶跑了。

「嘛、小熊是不是可愛的弟弟我是不知道,不過我的遊君可是超可愛的啊~」瀨名泉興奮的看著遊木真的照片,泛紅的雙頰以及寵愛的眼神讓朔間零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喂、朔間你在笑什麼?超~煩人啊。」瀨名泉不知道什麼時候放下了手中的照片,翹著腿盛氣凌人的看著朔間零「你也差不多該說找我來要幹嘛了吧?」

「喔呀,吾輩不是說了嗎?交流有關哥哥的心得⋯⋯」

「不是只有這樣而已吧?」

這兩兄弟不管橫看豎看都是一個樣子,自以為是看破風塵世俗的老爺爺,不過是滿肚子壞水的幼稚臭小鬼罷了。

「呼呼,瀨名君⋯⋯小泉在跟凜月交往吧?」似乎是早就料到瀨名泉會拆穿他,朔間零不慌不忙地說著,語氣就像是在說“你今天也喝番茄汁了嗎?”似的稀鬆平常。

但、是、他瀨名泉的耳朵可是聽的一清二楚的,“小泉”是什麼鬼東西啊!?這傢伙簡直比他弟弟還厚臉皮!這麼噁心的稱呼虧他能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出來!

好啊!要這樣玩的話他就奉陪到底!

「我是在跟小熊交往沒錯,不過看你這個樣子,應該是早就知道了吧?小、零!」特意加重了那個可愛到讓人想吐的稱呼,瀨名泉自己都被自己噁心到了,他朔間零總不可能還能穩若泰山吧?

然後瀨名泉就在下一秒狠狠打了自己一臉。

「哦?吾輩是早就知道了沒錯,所以才把小泉找來這裡的。」

事實證明朔間零不止穩若泰山,跟本就是打雷不動穩的跟地球一樣!朔間家的人都這麼厚臉皮嗎!?朔間零是這樣,那隻臭熊也是!

遠在2年B班睡覺的朔間凜月打了一個噴嚏。

「唉~把我找來這裡是想怎麼樣?以“哥哥”的身分叫我們分手嗎?」事到如今瀨名泉也不想去管朔間家的人臉皮到底有多厚了,反正就算眼前這個廢老頭真的叫他們分手好了,不要説他不會答應,朔間凜月絕對會是第一個跳出來拿著機關槍把自己的兄長掃射成蜂窩的人。

「怎麼可能?吾輩反而很高興呢⋯⋯」朔間零臉上露出看做溫柔寫做癡漢的笑容,他環抱著雙手,似乎真的沒有打算要幹出叫他們分手的這種喪盡天良泯滅人性的事情。

「高興?」瀨名泉滿臉疑惑,雖然說他的戀人跟眼前的傢伙是親兄弟,但他平常就常常被朔間凜月耍得團團轉了,更不用說是眼前的這個等級比朔間凜月高出好幾個level的人。

他突然覺得,灘上朔間兄弟這渾水的自己真是,超~倒霉啊。

「嗯?有人可以跟吾輩一樣知道凜月的好,這不是很讓人高興嗎?吾輩這裡啊~可是有好多凜月的照片跟故事找不到人分享呢、吾輩也是很寂寞的啊、喔咿喔咿喔咿⋯⋯。」說著,朔間零便拿起紙巾抽抽嗒嗒的用著可怕的哭聲,也不知道是真哭還假哭了起來。

「嗯?照片?」說起朔間凜月的照片,瀨名泉這裡自然是有不少張,不過也都是高中時期的照片。身為控制欲很強的瀨名泉,這種慾望更是確確實實的體現在交往這件事情上。

竟然都交往了,當然會想了解戀人的過去,會想知道在跟自己交往之前的戀人是過著怎麼樣的生活。可是每當瀨名泉提起想要看朔間凜月小時後的照片時,那隻臭熊總是顧左右而言他的轉移話題。

也就說在交往的這半年以來、更準確來說是182天17分45秒,瀨名泉從來都沒有看過朔間凜月小時後的照片,這點讓控制欲很強的他,非常的不是滋味。

可是朔間零不一樣,他跟朔間凜月是家人,竟然是家人的話就代表是從小生活在一起的⋯⋯

「誒,小零~我們來做個交易⋯⋯不、我們再來好好交、流一下吧?」瀨名泉露出狡猾的笑容,似乎是在計劃著什麼、他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了還在角落喔咿喔咿哭哭啼啼的朔間零面前。

而本來還應該留著眼淚的某人,就像水龍頭一樣的瞬間停住了眼淚,站了起來露出一個跟瀨名泉不相上下的狡猾笑容「看來、小泉和吾輩想的是一樣的呢?那就請多多指教了。」

然後兩個人像是達成什麼共識一般的笑著。

所以說在KNIGHTS裡有著模特界王子稱呼的瀨名泉以及UNDEAD的看板之一朔間零,露出這種笑容真的不會丟了飯碗嗎?

隔天,KNIGHTS訓練室——

朔間凜月依舊躺在角落睡覺,月永雷歐依舊大喊著他的inspiration然後在地板上寫寫畫畫,只不過視線並不在地板。朱櫻司也是依舊抓著他家Leader的衣領警告他不要在訓練室塗鴉,但是視線也不在他家Leader身上。鳴上嵐也是依舊在塗抹著他的保養品,只不過視線跟月詠雷歐還有朱櫻司一樣聚集在那個從一大早就不對勁的人身上。

瀨名泉——身為KNIGHTS裡最注重練習的人,今天自從來到了訓練室,就盯著手機傻笑了三個小時了啊!!

好可怕,誰來救救他們?

雖然說以前也不是沒有發生過瀨名泉盯著手機傻笑的事件,不過頂多三十分鐘就結束了,這次是整整三個小時還沒有要結束的意思啊!

他們也不是沒有在猜手機裡有87%的可能性就是遊木真的照片,或是在跟他傳訊息的對象是遊木真,但之所以會否定這個想法,完全是因為瀨名泉今天並沒有說“你們看我的遊君⋯⋯(以下省略千萬字稱讚遊木真的部分)”這樣的話還不打緊,平常總是恨不得跟全世界炫耀他跟遊木真關係有多親密的瀨名泉,今天居然會防著隊友們在角落看著手機!?

腦子裡閃過瀨名泉劈腿狠心甩了朔間凜月的畫面⋯⋯

嗚嗚,來人快把他們帶走啊!!

「那個、瀨名前輩,您今天好像心情很好?」身為KNIGHTS的末子,決定關心一下自家媽媽⋯⋯呸!自家前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啊啊、是還不錯,話說你們不練習在幹什麼?」看到朱櫻司靠近,瀨名泉終於把靈魂從宇宙拉了回來,他收起手機,不耐煩的看著隊友們。

你都不來練習了我們練習什麼啊!還有!你那個或許在過幾天就會變成前男友的現任男友還躺在角落睡覺勒!怎麼不叫他來練習啊!——來自三個累感不愛的隊友的吐槽。

但是他們當然沒膽說出來就是了。

「啊、我們、正要練習,瀨名前輩不一起practice嗎?」朱櫻司看著走向窗戶的瀨名泉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嗯?你們先練習吧,我講個電話。」雖然說是講電話,但是站在窗戶旁邊的瀨名泉並沒有從口袋裡拿出手機,而是拿起了那個、從一早就讓他們非常在意的、放在窗台上的——紙杯。

⋯⋯沒看錯的話他們似乎還看到紙杯上有一條細線?

心裡否定著瀨名泉就算今天再怎麼犯傻也不會做出“這種事”的三人,在下一秒他們突然覺得自己的臉頰又腫又痛的。

沒錯,他們就這樣默默地,看著眼前可能已經壞掉了的瀨名泉,拿起那個紙杯,開始講起了所謂的“電話”。

嗯、還是一臉興奮的表情。

媽啊啊啊啊啊!!瀨名前輩/瀨名/泉徹底壞掉啦啊啊啊!來人快點派四台救護車過來連著他們也一起載走啊!!

看著已經壞掉的瀨名泉,對著“電話”手舞足蹈地講了將近三十分鐘還越講越興奮的樣子,他們覺得,再不做點什麼的話,明年的今天大概就會是KNIGHTS團員的祭日了。

於是他們決定搖醒再過幾天可能就要變成前男友的朔間凜月。

睡!再睡下去你那精神不正常的男朋友都要跟那個和他講著“電話”的人跑了啊!

「唔嗯、好睏⋯⋯怎麼了?」朔間凜月皺著眉頭,在隊友們鍥而不捨的吵著,他總算是捨得睜開了眼睛。

太好了,朔間凜月起來了!KNIGHTS還有救!他們還有救!這世界還有救!雖然在他們內心深處的真正想法是——這個快要被踢到一邊的現任男友真的能起到什麼作用嗎?

所以為什麼這麼肯定朔間凜月一定會被甩啊!

「誒誒,小凜月去看看泉是在跟誰講“電話”吧?」鳴上嵐擔憂的看著那個還在手舞足蹈的瀨名泉。到底為什麼可以跟紙杯對話的這麼開心啦!所以說紙杯的另一端真的有人嗎?

「誒?小瀨那是⋯⋯在講電話嗎?」聽到自家戀人的名字,朔間凜月也算是清醒了一點,順著隊友們的視線看過去,只看到一臉興奮對著紙杯講話的瀨名泉。

「⋯⋯。」連你這個身為戀人的人都不知道了,我們區區隊友怎麼可能會知道啊!!

他們好累,他們想要退出KNIGHTS。

看著行為怪異,可是表情卻一臉幸福的瀨名泉,朔間凜月突然有那麼一點的不高興。

自從跟瀨名泉交往的半年以來、正確來說是183天34分18秒,他從來沒有看過瀨名泉對他露出這樣子的笑容,就算是面對瀨名泉“最喜歡”的遊君,更甚至是他這個戀人,都沒有看過的笑容。

區區一個紙杯⋯⋯不可原諒!

所以說不要對著紙杯發脾氣,而是要想辦法揪出紙杯另一頭的人啊!!

「誒?真的!真不愧是小零啊!不過今天不行、改天吧?」朔間凜月走到瀨名泉的背後,聽到的就是一句這樣讓他氣到睡意全無的話。

這個“小零”是誰啊!?小瀨什麼時候有關係親密到可以直呼小名的人了他怎麼不知道!明明從來都沒叫過自己的名字!重點是這個人的名字還跟那個混蛋兄長一樣,讓人更火大了啊!

嗯、所以說不是名字一樣,而是對面那個人真的就是你家混蛋兄長啊!

「小瀨!」朔間凜月突然從背後環腰緊緊的抱住瀨名泉。

「什麼!?小熊你幹嘛!?」正興奮講著“電話”的瀨名泉,被人這麼從背後突然嚇了一跳,手上的紙杯也隨著他的動作掉到樓下。

「⋯⋯小瀨才是,對著紙杯在幹什麼?」看著瀨名泉竟然還“依依不捨”的看著那個紙杯,朔間凜月就覺得一肚子火。

——我跟紙杯哪個重要啊?他第一次有種想問出這種問題的衝動。

「在講電話。」瀨名泉疑惑的回頭看著這個還不願意放手的戀人,感受到戀人用頭在他肩膀上蹭來蹭去的,剛剛被打斷的不悅也在一瞬間煙消雲散「小熊你是怎麼了?剛剛不是還在睡覺?」無奈的摸了摸眼前柔順的黑髮,他家這隻熊還真是會撒嬌啊⋯⋯。

尤其是在剛剛看了“那些照片”以及聽朔間零講了“那些故事”的瀨名泉,更是在一瞬間對自家戀人好感度上升直逼頂端,於是對於這隻任性小熊的語氣也不自覺的放到最軟。

「小瀨不在旁邊所以醒了⋯⋯誒,小瀨說是在講電話、對著紙杯?」朔間凜月當然也有感受到自家戀人今天好像溫柔了不只那麼一點。

只是、為什麼會突然?難不成小瀨想要甩了我跟那個什麼“小零”的在一起,所以這就是那什麼、最後的溫柔!?

喂喂,朔間凜月你的腦子都在想什麼啊醒醒。

「⋯⋯是對著紙杯沒錯。」想到這個瀨名泉就覺得丟臉!那個不知道活在哪個石器時代的朔間零,光是昨天教他怎麼用手機傳照片就教了整整兩個小時啊!

然後今天傳來的訊息也是一大堆莫名其妙的火星文,好在他瀨名泉獨具慧眼勉強還能看得懂那人到底在打什麼東西。但是想讓朔間零用“現代手機”講電話根本就是比讓朔間凜月不在白天睡覺還困難!逼得他只好在昨天也跟朔間零學習怎麼用紙杯講電話,雖然聲音很小又有點麻煩,但為了聽朔間凜月的事情他覺得也算是值得了。

要不是為了朔間凜月,他一個正常的現代人對著紙杯講話能看嗎!

「⋯⋯小零是誰?」朔間凜月決定不再去追究紙杯的問題,比起紙杯他倒是想知道這個讓小瀨笑的一臉幸福名字跟兄長一樣的混蛋到底是從哪一路殺出來的!

然後他要去掀了那條路,順便做掉那個人。

「他、他是⋯⋯」然後朔間凜月就看到瞪大眼睛的瀨名泉漲紅著臉,支支吾吾了半天卻說不出一個解釋來,最後竟然還丟給他一句“小熊你別管!”就掙開他下樓去撿紙杯了。

留下一隻朔間凜月愣愣的站在原地。

『什麼叫我別管!我是你的男朋友聽到你親密地叫著別人我能不管嗎!可惡啊那個“小零”到底是誰絕對不能饒過他!一定要把他爆揍一頓之後放乾他的血丟到草叢堆裡!』——朔間凜月的妒火持續上升直逼頂端。

然後在後面目睹一切的KNIGHTS隊員們,他們只覺得到底上輩子是幹了什麼喪盡天良的事、踢了哪家人的祖墳、才會遇到這麼多破事。

KNIGHTS宣布——三名團員陣亡。

一星期以後,朔間凜月總算是知道那個“罪大惡極的小零”就是他的混蛋兄長朔間零。

起初是因爲他在攝影棚裡睡覺的時候,月永雷歐大喊著“宇~宙~!”的推開了門,然後一邊興奮的跟鳴上嵐還有朱櫻司講說他剛才看到瀨名泉到班上找朔間零,在聽到鬼龍紅郎說朔間零並不在班上的時候,瀨名泉還一臉不高興的嘀咕著“超~煩人啊,小零這傢伙又跑到哪裡去了?不是約好今天⋯⋯”

「奇怪,瀨名是什麼時候跟零那麼好的?」

結果在月永雷歐看到臉色慘白指著後方拼命搖頭的兩個隊友,而順著隊友們的視線看到那個臉黑到不行的朔間凜月,他選擇閉嘴然後跟隊友們一起默默的縮到角落。

於是,當朔間凜月氣勢洶洶的殺到輕音部時,看到的就是自家戀人還有自家混蛋兄長坐在棺材上交談甚歡的樣子。

他甚至看到瀨名泉臉頰發紅,朔間零溫柔的拍了拍瀨名泉的頭說著“小泉果然很懂啊”。

唔啊啊!不可原諒!這個混蛋兄長早知道就該在之前就做掉他!放著自己的寵物柯基不管,竟然勾搭起自家可愛的戀人⋯⋯

朔間凜月的妒火突破天花板。

然後他走過去拉起瀨名泉,無視掉朔間零那句「喔呀,凜月來這裡是來找吾輩的嗎?吾輩好高興啊。」類似這種讓人想吐的發言,像個護食的動物一樣,緊緊抱著瀨名泉,眼神兇惡的盯著那個還一臉幸福的混蛋兄長。

「小熊?你怎麼會來這裡?」瀨名泉著實被嚇了一跳,他本來是打算隱瞞自己跟朔間零“交流”的事情,先不說朔間凜月有多麼討厭自家哥哥,要是讓他知道交流的“內容”就是他自己的話⋯⋯。

還是別想了,後果太可怕。

「唔嗯⋯⋯小瀨在跟混蛋兄長做什麼啊!」還這麼親密的互相叫對方名字簡直不可原諒啊啊啊!

「我們在⋯⋯」

「喔呀,凜月這是吃醋了嗎?吾輩只是在跟小泉商量一些事情而已,什麼都沒有哦。」

「唔哇、混蛋兄長你閉嘴!我是在問小瀨不是在問你!再說一句話的話就放乾你的血殺掉你把你從這裡丟下去!」

睡眠不足再加上“戀人疑似出軌混蛋兄長”的事情讓朔間凜月十分煩躁。

「只是⋯⋯在商量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而已。」瀨名泉突然覺得,自家的遊君對自己真是太好了,至少遊君不會說出要殺掉自己的恐怖發言。默默的給朔間零一個同情的眼神。

然後朔間零竟然滿不在乎的用眼神告訴他“喔呀,這只是兄弟間的樂趣而已,小泉應該懂得吧?”

不,他不懂當弟弟說要殺掉自己的時候還一臉開心的抖m哥哥的想法!

然而在朔間凜月看來,就只是覺得這兩個人竟然還敢當然他的面眉來眼去。

他簡直要被氣死了啊!!

「什麼工作上的內容我也要聽。」

「小熊你什麼時候對工作這麼上心了?」

「嘛嘛、話可不能這麼說啊小泉,吾輩家的凜月也是很認真的呢。」直接把朔間凜月那危急自己生命的發言當成兄弟間的情趣,朔間零繼續不怕死的開口「小泉沒忘記放學後要來吾輩家吧?」

朔間零你哪時候不講偏偏這時候講!你是想氣死自家弟弟嗎!

果然聽到這句話的朔間凜月可以說是徹底炸毛了「什麼!?去我家?還是因為混蛋兄長?小瀨我之前邀請你來的時候你明明一直拒絕的!為什麼現在混蛋兄長一邀請你就答應了!?」

「⋯⋯。」一連串的問題砸的瀨名泉不知道怎麼回答。總不可能說去他家是為了那他小時候的照片(精華版)以及小時候穿過的衣服用過的東西吧!?這話說出來還得了!

「小瀨!回答我!」瀨名泉可以感受到朔間凜月已經被氣到失去理智了,當然換作是他也會很不高興的,不過這些話他真的講不出口啊!

「小熊你別想太多了,就是去拿個資料而已很快就走的、我還有事,你跟小、你跟你哥哥慢慢聊!」瀨名泉決定很不負責任的把問題丟給朔間零,反正這個抖m弟控看起來一點都不怕自己弟弟的怒氣⋯⋯。

「小瀨!你等等!」

「喔呀,凜月別這麼生氣啊,吾輩跟小泉真的什麼都沒有哦。」

「唔嗯!混蛋兄長你最好停止那個對小瀨的噁心稱呼!」

「呼呼,凜月要是這麼在意的話,今天自己看看怎麼樣?」

「⋯⋯混蛋兄長你這什麼意思?」

「今天小泉來的時候,吾輩不會鎖門,凜月自己來確認一下吧?搞不好⋯⋯凜月還能得到意外的收穫呢。」

於是可憐的瀨名泉就這樣被朔間零給賣了。

如果瀨名泉知道自己將會在今天被朔間凜月那樣這樣,當初他可能就不會跟朔間零⋯⋯好吧,為了得到自家戀人的情報,他可能還是會跟朔間零進行“交流”吧。

放學後,朔間家——

在聽說朔間凜月還不會那麼快回來的時候,瀨名泉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朔間零是用了什麼方法,不過好歹也是哥哥嘛~

⋯⋯你會後悔的泉!

「來,這些可都是吾輩的珍藏啊,小泉可要好好的收著啊。」

「呼呼呼,女裝的小熊果然很可愛啊!啊啊、這個戴著小熊帽子的也好可愛⋯⋯」瀨名泉興奮的看著朔間凜月琳瑯滿目的照片,有穿著蘿莉群的、大口大口吃著蛋糕,嘴巴旁邊沾著奶油的、抱著一隻小熊玩偶睡眼惺忪的樣子⋯⋯

簡直可愛的讓瀨名泉心花怒放,不過同時也有那麼一點點的不甘心,他也很想跟這樣的朔間凜月生活啊⋯⋯。

「呵呵,看來小泉是真的很喜歡凜月呢?」看著瀨名泉身後的門被緩緩打開了一個縫,朔間零了然的繼續跟還沈浸在自家弟弟的照片裡而完全不知情的瀨名泉聊天。

「嗯?這不是當然的嗎?」敢情這傢伙到現在還在懷疑自己對小熊的感情?

「那、可以具體的告訴吾輩你喜歡凜月什麼地方嗎?」

「哈啊?小零你傻了嗎?嘛、雖然沒有辦法具體的告訴你什麼⋯⋯雖然一開始因為踢到在地上睡覺的凜月而被絆倒是挺火大的、而且明明跟我同年,還總是利用自己留級的優勢而裝成年下的樣子撒嬌、還有,總是在訓練的時候睡覺,真是超~讓人火大啊!不過⋯⋯」

像是想起什麼一樣,瀨名泉的神色更加的溫柔「明明對什麼都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竟然還去跟遊君說什麼『要是傷害小瀨的話可不原諒你哦』,什麼嘛、區區一隻小熊而已這麼狂妄⋯⋯但是,這樣的小熊卻讓人覺得很安心。」像是想掩飾害羞,瀨名泉將手捂住自己的雙眼。

「吾輩覺得、這些話可以當著凜月的面說呢。」

「哈啊?這麼羞恥的事情怎麼可能當著本人的面前說啊,還有小零我警告你可別讓小熊知道我拿了這些照片,不然他肯定⋯⋯」

「肯定怎麼樣啊小瀨?」朔間凜月猝不及防的從背後抱住瀨名泉,並在他的後頸上輕舔了一下。

「唔喔!小、你這隻臭熊是什麼時候!?」

「嗯嗯、大概是在小瀨說『這不是當然的嗎?』的時候就在了哦。」朔間凜月笑咪咪的看著臉越來越紅的戀人,啊啊、小瀨好可愛好想吃掉~

「那不是幾乎從一開始就!?」聽到這裡,瀨名泉總算是知道自己被眼前的這兩個臉皮比牆壁還厚的吸血鬼兄弟給陰了。

他不甘心的瞪了朔間零一眼!

「喔呀、吾輩可是什麼也沒做哦小泉~」

「朔、間、零!」這混帳簡直比臭熊還不要臉!

「小瀨這樣當著戀人的面前叫其他人的名字可不行哦,看來要連著這一星期的份好好懲罰小瀨了呢。」朔間凜月說完變不給瀨名泉反駁的機會,直接攔腰將眼前的人抱起。

「喂、什麼懲罰!小熊你放我下來啊!」他錯了!這兩兄弟根本是一樣的不要臉!

「喔咿喔咿、吾輩的凜月總算是長大了呢⋯⋯」看著朔間凜月的背影,朔間零默默地拿起紙巾哭著。

tbc.






【凜泉】泉生賀小破車(x

非常遲來的生日賀文(!
總之就是破車!翻車的可能性很大!
後記帶零晃玩耍 慎入(?

直接連結!連結點不開見評論_(:з」∠)_

https://wx2.sinaimg.cn/mw690/d198184agy1flr5z5ppskj20c887lb29.jpg